何为艺术


吉原治良  Circle, 1968  Screen print  17 2/5 × 22 2/5 in  44.2 × 57 cm


康定斯基  Lyrisches, from "Klaenge", 1960  Lithograph on BFK Rives paper  

31 × 22 in  78.7 × 55.9 cm  Edition of 300


一个圆,一块白色画布,几笔肆意飞舞的色彩,或是小孩似的涂鸦……这些看似简单的现代艺术作品,在拍卖中却往往能博得不菲的出价。  

在之前的观点调查问卷中,就“现代艺术”这个话题,看到了不少类似的评论:

“不知道画的啥,感觉我也能画”      

“好看就喜欢”      

“有钱人用来消遣的东西”      

“奢侈品”       

 很多人听到现代艺术,觉得新奇、神秘、费解。有人指责这是艺术家们故弄玄虚,也有人认为现代艺术的本质是商业炒作。然而,现代艺术真的就仅是故作姿态的摇钱树,而毫无技术含量可言吗?现代艺术说到底,又是什么呢?        

别急,我们先来看一个故事。     

惠斯勒的论辩 

       

1877年,赫赫有名的英国艺术评论家约翰·罗斯金(John Ruskin)将一位名叫惠斯勒(James McNeil Whistler)的艺术家以诽谤罪告上了法庭。罗斯金指控称,惠斯勒的绘画《黑色与金色的夜曲:散落的焰火》无非是几滴泼洒在画布上的颜料,却售价两百基尼(相当约现在的28000英镑),这无疑是在骗取艺术收藏家们的钱财。

   

 

惠斯勒  Nocturne in Black and Gold, the Falling Rocket, 1875  Oil on panel  23 3/4 × 18 3/8 in  60.3 × 46.7 cm    

    

而惠斯勒却回应:要说服罗斯金看到画中的美,“这就像一个音乐家要把他的音符灌入一个聋子的耳朵里一样不可能。”         

庭审上,双方以“何为艺术”展开了激烈的辩论。控方律师称:“《黑色与金色的夜曲:散落的焰火》不可能是一件完成了的艺术作品”,因为惠斯勒不过用了一两天功夫便完成了这幅绘画。这无疑是偷工减料,敲诈勒索。而惠斯勒却坚持:两百基尼代表的不只是两天的产出,而是他毕生的知识。        

罗斯金要是知道,在2019年,一位收藏家花了两千万美金买了一张纯白的画作,大概会更加愤怒。        

惠斯勒最终赢得了这场辩论的胜利。不过,他也为了支付高昂的诉讼费用破了产。        

这场诉讼看上去荒谬,也没能给惠斯勒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。惠斯勒不惜以自己的全部财产维护艺术上的信念,这样荒唐的执着,带给了他名义上的胜利,却让世人困惑。这所有,都悄然奠定了今后艺术的发展方向,也向世人重新抛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——何为艺术?         

很可惜,这个话题当今依旧存在争议,没有任何人能给出标准答案。        

反观过去,无论是历史画(History Painting),风景画(Landscape),肖像画(Portrait),静物画(Still Life)还是风俗画(Genre Painting)都寄托于对宗教与现实的描绘,脱离不了对真实物体的表达。而当相机的发明足以记录与展现现实时,艺术便逐渐失去其“记录”的功能,而转向更高层次的“表达”,也不再是一味追求纯洁与宏伟的自然,或是服务于审美、单纯的感官体验。       

这也是为何在近现代的一批艺术家中,我们能看到同旧时艺术家截然不同的理念和追求。 


 

吉原治良(1905-1972)   

     

对于圆,吉原治良(Jiro Yoshihara)说:      

“在那里有着无限的、未知的可能性,它潜伏在一个无底的坑洞里。”


莱曼  Untitled, from On the Bowery, 1969  Screenprint in white and blue, on Schodles-Hammer paper, 

with full margins, with the original printed paper sleeve.  25 3/5 × 25 3/5 in  65 × 65 cm  Edition 91/100 + 20AP 


 

罗伯特·莱曼(1930-2019)    

    

对于纯白,莱曼(Robert Ryman)说:      

“白是一种衬托,让不可见的元素成为可见。”  


德·库宁  [no title], 1984  Oil on canvas  77 × 88 in  195.6 × 223.5 cm


   

威廉·德·库宁(1904-1997)

        

对于抽象,德库宁(Williem de Kooning)说:      

“我对抽象没兴趣,我这么画是因为我要把更丰富的元素放进去。通过你的眼睛,它就变成了一种情绪、一种观念。”        

就如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在时间和空间的旅途中,一幅作品的含义也不再局限于艺术家的本意。它所处的环境、社会,以及与人的交流和互动,都在解构和重塑它的意义。这带来一个极大的好处——现代艺术的包容性是之前千年来完全不能匹及的。它早已不是权贵的专利,而是可以为大众所赏玩的趣味。而它的形式和意义,也需要千万个观者去丰富去创造,这意味着你也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。        

打开门,迎接属于你的艺术,来完成你和现代艺术的第一次握手吧。        


图文来源于网络